首頁 >> 資訊動態 >> 調查顯示2018年人均讀書不足5本
調查顯示2018年人均讀書不足5本

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發布第16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結果。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成年國民的綜合閱讀率保持增長勢頭,數字化閱讀方式的接觸率也在增長,但我國成年讀者紙質書報刊的閱讀時長有所下降。

2018年,包括紙質書報刊和數字出版物在內的我國成年國民綜合閱讀率為80.8%,較2017年的80.3%有所提升,其中以網路、手機和電子閱讀器等媒介為主要形式的數字化閱讀的接觸率為76.2%,比2017年的73.0%上升了3.2個百分點。推廣深度閱讀、紙質閱讀,我國全民閱讀推廣可謂任重道遠。

碎片化娛樂化閱讀多了

看紙質圖書、報紙、期刊少了,看手機多了,碎片化、娛樂化閱讀多了,深度閱讀少了,國民閱讀狀況不容樂觀。

今年的國民閱讀報顯示,2018年我國成年國民人均紙質圖書閱讀量為4.67本,與2017年的4.66本相比,略有減少。與此同時,人均每天讀書時間為19.81分鐘,比2017年的20.38分鐘減少了0.57分鐘。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我國成年國民人均每天手機接觸時長為84.87分鐘,比2017年的80.43分鐘增加了4.44分鐘;人均每天互聯網接觸時長為65.12分鐘,比2017年的60.70分鐘增加了4.42分鐘。

調查還顯示,我國成年國民網上活動行為中,以閱讀新聞、社交和觀看視頻為主,娛樂化與碎片化特徵明顯,深度圖書閱讀行為的佔比偏低。相關數據也證實了這些特徵,38.4%的成年國民更傾向於「拿一本紙質圖書閱讀」,比2017年的45.1%下降了6.7個百分點;40.2%的國民傾向於「手機閱讀」,比2017年的35.1%上升了5.1個百分點。

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院長魏玉山分析,數字化閱讀越來越成為很多人的選擇,尤其成為青年人的選擇,一方面對傳統紙質閱讀產生了衝擊,另一方面也說明閱讀介質發生了轉移。他認為,儘管很多人在逐漸遠離紙質閱讀,但是紙質閱讀尤為重要。「從我個人體驗而言,其他介質的閱讀體驗,還是不如紙書,紙書閱讀獲取知識更系統,思考能夠深入。相比之下,數字閱讀介質大多是瀏覽式的閱讀。」

針對深度閱讀、圖書閱讀的下降趨勢,魏玉山認為,推動閱讀的成效還是不容忽視的,他更呼籲,還要通過引導,倡導國民的深度閱讀。

未成年人圖書閱讀率下降

未成年人閱讀一直是全民閱讀推廣的重中之重,本次國民閱讀調查顯示,2018年我國0至17周歲未成年人圖書閱讀率為80.4%,低於2017年的84.8%。

而從未成年人的閱讀量來說,去年我國0至17周歲未成年人的人均圖書閱讀量為8.91本,比2017年的8.81本增加了0.1本。從具體年齡段來看,2018年我國14至17周歲未成年人課外圖書的閱讀量最大,為11.56本,與2017年的11.57本基本持平;9至13周歲少年兒童人均圖書閱讀量為9.49本,較2017年的8.87本增加了0.62本;0至8周歲兒童人均圖書閱讀量為7.10本,比2017年的7.23本略有下降。

本次調查還針對親子早期閱讀行為進行了分析。去年我國0至8周歲有閱讀行為的兒童家庭中,平時有陪孩子讀書習慣的家庭佔到93.4%,較2017年的91.8%提高了1.6個百分點,但在農村地區,親子閱讀時間明顯偏少。

對於未成年人閱讀率下降的問題,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國民閱讀研究與促進中心主任徐升國認為,近年來發現一個現象,數字閱讀、有聲閱讀,在未成年人群體,甚至在0至8歲兒童階段,已經越來越普及,這也導致了紙質閱讀的減少。他呼籲,在未成年階段,紙質閱讀非常重要,培養兒童的紙質閱讀習慣,需要從嬰幼兒階段抓起,並進一步加強校園閱讀的重要性,提高校園閱讀的普及性。

魏玉山注意到,在農村或是偏遠地區的家庭,對親子閱讀的重視還不夠,很多家長把手機作為兒童休閑的主要娛樂工具。「對於孩子而言,特別提倡紙質閱讀,國外有觀點認為,手機把窮人的孩子毀了,將兒童引向了一種碎片化、娛樂化的思維。手機有好的一面,很容易引起孩子興趣,但也讓孩子不能靜下心來學習。」

城鎮居民閱讀遠高於農村居民

根據此次調查報告,我國城鎮居民不同介質閱讀率和閱讀量遠遠高於農村居民,城鄉差異明顯。

對我國城鄉成年居民2018年不同介質閱讀情況的考察發現,我國城鎮居民的圖書閱讀率為68.1%,較2017年的67.5%高0.6個百分點;農村居民的圖書閱讀率為49.0%,略低於2017年的49.3%。城鎮居民報紙閱讀率為41.2%,較農村居民的28.1%高13.1個百分點。城鎮居民2018年的期刊閱讀率為27.6%,較農村居民的18.5%高9.1個百分點。城鎮居民2018年的數字化閱讀方式接觸率為83.0%,較農村居民的68.2%高14.8個百分點。2018年我國城鎮居民的綜合閱讀率為87.5%,較農村居民的73.0%高14.5個百分點。

通過對我國城鄉成年居民不同介質閱讀數量的考察發現,2018年,我國城鎮居民的紙質圖書閱讀量為5.60本,較2017年的5.83本低0.23本;農村居民的紙質圖書閱讀量為3.64本,較2017年的3.35本高0.29本;城鎮居民的報紙閱讀量為38.09期(份),高於農村居民的12.85期(份);城鎮居民的期刊閱讀量為3.38期(份),高於農村居民的1.72期(份);我國城鎮居民在2018年人均閱讀電子書3.41本,較農村居民的3.23本高0.18本。

四成以上國民自認閱讀少

儘管國民綜合閱讀率在提高,數字化閱讀呈增長趨勢,但成年國民對自己的閱讀狀況並不滿意。2018年我國成年國民對個人閱讀數量評價中,只有2.1%的國民認為自己的閱讀數量很多,6.3%的國民認為自己的閱讀數量比較多,有37.8%的國民認為自己的閱讀數量一般,41.5%的國民認為自己的閱讀數量很少或比較少。

而從成年國民對個人紙質閱讀內容和數字閱讀內容的閱讀量變化情況的反饋來看,2018年有7.7%的國民表示2018年「增加了紙質內容的閱讀」,10.0%的國民表示2018年「減少了紙質內容的閱讀」;6.7%的國民表示2018年「減少了數字內容的閱讀」,9.9%的國民表示2018年「增加了數字內容的閱讀」;五成以上的國民認為2018年個人閱讀量沒有變化。

此外,2018年有26.3%的國民表示滿意(非常滿意或比較滿意),比2017年的23.7%提升了2.6個百分點;有14.6%的國民表示不滿意(比較不滿意或非常不滿意),比2017年的13.1%增加了1.5個百分點;另有47.4%的國民表示一般。

與對自身閱讀狀況不算滿意相呼應的是,國民對當地舉辦全民閱讀活動的呼聲較高,2018年有67.3%的成年國民認為有關部門應當舉辦讀書活動或讀書節。其中,城鎮居民認為當地有關部門應該舉辦讀書活動或讀書節的比例為67.2%,農村居民中這一比例為67.3%,城鄉居民選擇比例基本一致。

這一系列的數字也都表明全民閱讀推廣任重道遠。如同魏玉山所言,政府要增加基層閱讀場所,農家書屋、社區書屋、公共圖書館等。並加大閱讀活動的推廣力度。徐升國呼籲,應該利用數字化的媒體和工具,來提升紙質閱讀,打通和融合數字閱讀和紙質閱讀。


  • 电话直呼

    • 0577-88997232
    • 客戶經理1 :
    • 客戶經理2 :
    • 客戶經理3 :
    • 招聘專員 :
    • 招聘專員 :
    • 商務合作 :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